NBA不敢干的事 这个女高中生不仅干了 还闹上法庭

  一般情况下,面对自己国家的国旗,所有人都会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庄严感和自豪感。但也有例外,近日休斯敦一名17岁女生就做出了对国旗的行为,并因此被所在高中。

  要说清楚这件事,还是要从源头说起。因为频频出现白人枪杀黑人的事件,以及基于美国社会仍然严重的种族歧视问题,NFL黑人球星卡佩尼克率先抵制国歌,起立对美国国旗表达。在卡佩尼克看来,美国的国旗本应代表的是平等和,但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。

  而后特朗普的一句养的彻底激怒了NFL,于是大范围的抵制国歌行动开始蔓延。其实NBA也被卷入了纷争,等人一直表示访问白宫,这引发了特朗普的回击,直接取消了对勇士的邀请。于是,NBA和NFL对特朗普的厌恶产生一股合流,背后则是对特朗普种族矛盾的不满。

  但NBA高层及时踩了刹车。本来也有一些NBA球员表示,他们也想像NFL球员那样抵制国歌和国旗。虽说NBA高层在特朗普事件中表达了对球员的支持,但他们还是迅速出台政策,球员抵制国歌和国旗的行为。NBA高层的立场完全可以理解,他们不想过度卷入,保持体育联盟的单纯性。

 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,NFL引发的狂潮已经席卷了全美国,并且在日益产生不小的影响。再回到开头所说的那件事,就是受到影响的典型例子。

  事情是这样的。在学校每天举办的国旗宣誓仪式上,那名17岁的女生兰德里连续缺席。这显然是受到卡佩尼克的影响,而兰德里也同卡佩尼克一样,都是黑人。

  兰德里的行为显然激怒了学校,学校不仅将她,还说了这样的话,“这里不是NFL,你不能这样做。五分钟之内,你的妈妈不出现,那就会来了。”

  无奈之下,兰德里的母亲只能将学校告上法庭。对于女儿的行为,母亲表达了理解,“我没有告诉她这样做。她在和表达自己的,这让我感到自豪。她跟我说,她想让人们意识到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。”

  社会的裂痕一旦出现,恐怕很难愈合,况且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,短时间之内解决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  国歌和国旗本来是国家的象征,民族自豪感的体现,如今却变成了的阵地,追求平等的舞台。背后的高深,我们很难三言两语说清楚,但这毫无疑问影响了和波及了体育。

  众所周知,体育是与国歌和国旗联系最多的领域之一。拿四大联盟来说,每场比赛的赛前都有唱国歌和对国旗表达的环节,而在国际赛场,国歌和国旗则表达了更多的意义,成为赛场的一道风景线年美国男篮夺冠后,领台的上的NBA球星都做了一个同样的动作,将右手放在心胸的,在国歌的熏陶中,注视着星条旗。这是美国对国旗表达的标准姿势,有着悠久的变迁和历史。

  之所以要说到这个,跟文章开头所说的案例有关系,兰德里在学校被要求做的事情跟梦八球星们所做的并无太大区别,只不过学生们还要誓词。在美国公立学校里,每天都会进行国旗宣誓仪式,这既是一种民族认同,也是一种爱国教育。

  美国是为数不多拥有这种传统的几个国家之一。美国国旗誓词的第一个版本出现在19世纪末,为了让孩子们(尤其是移民)保持对美国的忠诚,海军少将乔治-鲍尔奇写了第一版的誓词:我们对和我们的国家倾尽所有。一个国家,一种语言,一面国旗!(We give our heads and hearts to God and our country; one country, one language, one flag!)

  不仅如此,鲍尔奇还组织人将国旗分发到学校和教室,结果他的这版誓词获得了广泛的,并且不局限于学校。

  然后贝拉米得到了营销商詹姆斯-阿帕姆的帮忙,借助哥伦布发现美洲第400周年纪念日,开展了一场向公立学校出售国旗以及向学生美国国家主义的运动。

  接下来,贝拉米和阿帕姆更是将目光转向和时任总统本杰明-哈里森,寻求他们的支持,最终哈里森发布了公告,认可了贝拉米版本的誓词。1892年10月12日,贝拉米版本的誓词第一次在公立学校被使用。

  不过鲍尔奇版本的誓词依然有市场,两个版本的誓词同时在。1923年,美国国旗大会召开,誓词在贝拉米版本的基础上进行了改动,my Flag(我的国旗)变成了the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(合众国国旗),这是为了新移民不混淆对出生国和美国的忠诚,一年后誓词又加入了of America(美利坚)。

  1954年版本的誓词沿用至今。国旗宣誓词不仅应用于学校,每次开会前,都会进行宣誓,很多地方当地、私人机构的会议开始前也会这样做,有些州还会在宣誓完毕后追旗宣誓,例如德克萨斯州。除了夏威夷州爱荷华州佛蒙特州怀俄外,美国其他州都会在上课前留出时间供学生进行宣誓。

  问题又回到最初所说的事件当中,那个17岁的女生兰德里到底有没有不参加宣誓。这其中也有一个波折。1940年,美国最高法院在《Minersville学校诉Gobitis》一案中裁决公立学校的学生,可以要求进行宣誓。但3年后,美国最高法院就做出了纠正,在《西维吉尼亚州教育董事会诉巴内特》一案中表示,公立学校的学生无须被要求宣誓,“强制性的统一意见”违反了《美国第一修正案》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美国也有国旗法,要求人们对国旗保持尊重,不能国旗,不能将国旗用于商业目的,甚至是出现在衣服上(只有军人等特殊行业才可以),但这些仅仅是要求,并非强制措施,即便你违反了,也不会受到惩罚,只不过可能会遭受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焚烧星条旗,这在美国是受的行为,被认为是的一种体现。

  最近10来年,美国发生多起与宣誓有关的案件,比如有人起诉说誓词中的under God是对的歧视,但法院认为这里的under God指的是爱国,而非教(这让人想起奥巴马宣誓的时候手按圣经的故事,有人说这是对其他教的,但最高法院表示这并非强制性的行为,奥巴马把圣经换成她祖母的日记都可以。)

  2006年,佛罗里达的一个学生因为念誓词而遭到老师的嘲笑,而且这位老师还学生不够爱国,结果法院判学校赔偿学生3.25万美元。根据这个案例,恐怕兰德里的母校也难逃处罚。

  其实无论是黑人女孩兰德里,还是NFL的球员们,正是看重国旗和宣誓背后的历史和意义,才把这些场合当成了表达的舞台。至于对与错,很难去界定,但是有一个基本的共识是无法抹杀的:个人与国家是统一体,并非对立的两极。国旗凝聚的应该是,而非。